第三卷沃野之国VIP卷 第三百十二章 以德报怨

作品:《夺还者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都失踪了,最后只能给我了啊。”我抿了口酒后,假惺惺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丁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很自然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目前失去音信的,只有组长和组长夫人,而施迅,是一个令组织蒙羞的名字,最好不要轻易在组织中提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虽然离婚了,但也不至于这样说他吧!?”我有些恼火的说道,“是不是他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?比如说劈腿……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,这是对于组织而言,当然也是我们最后分道扬镳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丁姐说完,在桌子上放下一张百元美刀后起身离去,同时又回头对我补充了一句:“记住,施迅是我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此刻一脸茫然的我独自坐在桌前凌乱,老哥是敌人?这又是唱的哪出?想起之前老爹给我那封信中,还称呼他为“阿迅”,如此亲切的叫法,不应该是针对敌人啊?不过为人父母,或许自己的子女再有过错,始终还是自己的孩子吧?老爹是组长,更是一个父亲,他肯定也是割舍不下这一份感情。

    还有晗叔和其他人,现在想想,他们的确从没在我面前提过任何关于施迅的事情,那么丁姐刚才说的,可信度就非常高了。

    但我始终接受不了,那个之前一直在暗中为我擦屁股的哥哥,竟然会是敌人!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晗叔和烈马叔已经熟睡,如雷般的鼾声阵阵,这和书中描述还真是相符,晗叔的打鼾声真是响彻天际啊,真佩服晗夫人是怎么一直忍受下来的。

    又是无法入眠的长夜,上次是因为晗钦,这次却是老哥施迅,上次通宵发微信,那这次我就顺便好好研究下这只老爹交给我的手环吧,说不定会有什么相关的发现。

    仔细查看了一番道具和技能后,没什么特别之处,于是我又点开了通信记录,果然,里面所包含的信息,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老爹当年刚进入异世界加入东木社时的内容,看着如此密密麻麻的消息记录,仿佛开启了某种意义上的时空之旅,回头在看一件件的陈年往事,这更是老爹一路下来的奋斗历程,其中还有他当年和传说中的人物陈老大之前的对话,可以想像老爹当年那满腔热血的样子。

    之后的那些内容,很多能和书中一一对上,尤其是他和晗叔周嘉亮之间的对话,完全是原版重现,几乎没有任何篡改,真怀疑晗叔写那本书的时候,是不是也通过看着自己的手环信息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手环屏幕太小,看了不多久,我就已经感到视力憔悴,眼前开始模糊,泪水横流,不是因为感动,而是真的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书中有写的我就略过了,闭上眼休息会后,我重点是想看他们回到现实世界后的内容,但是数量却少得可怜,可能那段时候,他们之间的通讯方式已经不再主要通过手环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数量虽少,但是有两条却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段是他和晗叔周嘉亮之间的简短对话,具体内容如下:

    小周(晗叔周嘉亮,下同):震哥,我和倩羽明早启程,大概晚上能与你和琳姐碰面。

    我(老爹施震,下同):暂时不要回来,这里有鬼,等我消息。

    小周:收到。

    第二段是他和灵媒师槐琥之间的对话,具体内容如下:

    我:继续盯紧阿迅。

    槐琥:证据确凿,无需再盯,有何打算?

    我:知道了,我会处理。

    看完这几段对话,我顿感脑袋嗡嗡作响,看来丁姐的确没有骗我,原来老哥施迅就是内鬼之一,他作为夺还者组长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,恐怕是当时组织最大的威胁了。真不知道这件事情后来是怎么解决的,难道老爹真的做了大义灭亲之举?不过干掉自己亲生儿子这种事情,恐怕不是谁都做得到的吧?可以想像当时老爹回给槐琥最后那句话时,心里承受着的是多大的悲愤和压力!

    这也让我不禁想到,后来他们的失踪,以及夺还者如今陷入此种窘境,莫非也和施迅的事情有关?

    胡思乱想中的我最后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,第二天是晗叔把我从床上叫醒的,睁开眼发现窗外已是艳阳高照,一看时间,刚好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晗叔告诉我,赎金已经全部到账,再过一会这边将为我们提供十艘简易渔船,让我们自行驶往不远处的某国领海,届时会有当地海警接收我们这批被海盗释放的“人质”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座小岛,我竟充满了无限留恋之情,原因可能在于这里悠闲自在、其乐融融的生活氛围,根本想象不出那些人曾经都是海盗亦或是海盗的子嗣,除了昨天他们举枪指着我们的时候还像个样子,现在看来,都只是些普普通通的岛民。正所谓出则为兵、入则为民。

    十艘看似轻巧的小木船已经停靠在了沙滩其中一处简易码头的两侧,上面还堆放着一些面包和饮用水之类的物资。

    放眼周围,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,原来昨天那艘三位一体的海盗船现在已经不在了,可能去执行什么别的雇佣任务了吧……

    丁姐在码头上和一名看上去有些岁数的黑人大叔正说着些什么,一会过后她朝我们这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安全,我们首先被要求穿好救生衣,才可以登上那些船,仔细看那些木船的船头,斑驳的白色油漆上隐约可以看到字迹工整的舷号以及标志,但样式却是和船只一样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以前那些遭劫游轮的救生艇。”身边的晗钦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我们被海盗劫持这件事就更加真实了,全都是丁姐安排的吧?”我边穿着救生衣边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次的营救计划都是丁姐一个人安排的,就连丁烈叔叔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她和这里的人挺熟啊?”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她说起过,有一次丁木制药的货轮遭遇海盗劫持,最后才知道对方图的不是钱财而是上面的药品,因为当时那群海盗都得了一种罕见的传染病,急需船上针对该病的特效药,得知情况后的丁姐居然大方的送了那群海盗一批药品……”

    晗钦说着已经穿好救生衣,跳上了其中一条摇摇晃晃的小木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