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暗黑系暖婚》正文 082:笙笙坦白心思(一更)

作品:《暗黑系暖婚

    “你录的那期真人秀昨晚播了,效果出奇得好。 ”边往休息室走,莫冰边打趣,“我居然不知道,你一点儿综艺感都没有的样子,居然看起来那么有综艺感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不置一词,挑眉看了莫冰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后文来了“后天有个综艺节目,我建议你去。”以她专业的角度来看,姜九笙在歌手圈的名声够了,就是太低调,歌手又不比演员和流量艺人,曝光率与圈子到底是有限。

    姜九笙喝了半杯水,没同意也没反对,问莫冰“来得及”

    “节目组说等你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刚拿下了最佳女歌手,正是大热的时候,而且发了新专辑,话题度居高不下,不少节目都想请她。

    她考虑了一下“台本发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ok,等会儿发你手机,你下午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点头。

    正事说完了,莫冰开始关心自家艺人的私事“笙笙,你的主打歌掺了爱情的元素,你还没告诉我你取材怎么来的。”媒体肯定会问,对外说辞得一致。

    姜九笙思索了,突然回过头,认真的口吻“莫冰,我可能要恋爱了。”顿了一下,郑重其事地补充,“和时瑾。”

    果然,取材是时医生。

    莫冰耸了耸肩“你当我傻,看不出来”

    姜九笙诧异不已,她从来没有正式告诉过莫冰。

    “你看时医生的时候眼珠子都要贴上去了。”莫冰毫不留情得戳穿她,“你醉酒那回,是不是恨不得趁醉把时医生给办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原来在外人看来她这么如狼如虎。姜九笙苦恼了,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

    莫冰瞧着她一脸苦恼的模样,觉着好笑。

    其实从知道时医生是姜九笙粉丝时她便猜到了,难怪好端端地突然关心起粉丝管理来。

    姜九笙在男女感情这一方面,算得上是资质愚钝了,以至于都这把年纪了,铁树也没开过花,可对象是时医生的话,好像也不是那么意外,莫冰回想一下,这两人确实一直都有苗头,至少,她带姜九笙三年了,没见过她觊觎过谁的手,时医生是唯一的例外。

    莫冰突然好奇了“现在到哪一步了”

    姜九笙进了休息室,关上门,很坦诚“我还没追到手。”

    追。

    她居然用了这个词,看来是真栽了。

    莫冰突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“我给不了你建议,我这个人一向单刀直入,不过,强取豪夺不适合时医生,他是个真正的贵族。”

    二十一世纪,论君子如兰,莫冰只服时瑾,那样雅人至深的男人,得花心思来求取,哪是一般的凡人。

    姜九笙拧了拧眉头,也很一筹莫展,有点急,又不知道怎么下手。

    莫冰安慰她“慢慢来,相信我,你若是认真了,很少会有男人不动心。”这点信心莫冰还是有的,姜九笙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,她这个经纪人最清楚不过了,话锋一转,“不过,人没到手之前,我不建议你透露给媒体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点头,她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柳絮那,有没有别的打算”莫冰突然想起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姜九笙勾了勾嘴角,似笑非笑的“她不痛快我就痛快了。”想了想,“不用等下午了,你说的节目我去。”

    莫冰挑眉“怎么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首歌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打歌”莫冰奇怪,她家艺人可还从来没有为了打歌去上什么节目。

    姜九笙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地弯了弯眸“是给柳絮打歌。”

    莫冰了然了,这是要给人添堵吧。

    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,是谢荡,端了两杯咖啡,他用脚又把门给踢上了。

    “姜九笙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看他“嗯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。”谢荡递过去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姜九笙接过去,闻了闻,原味的,是她的口味,笑着说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谢荡似乎不高兴,走到她跟前,有意无意地拨了拨额前的刘海,没好气地问她“你就没什么别的要说”

    姜九笙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后槽牙,又拨了拨耳边的头发,语气又躁又冲“你看看,我今天是不是特别帅”

    她审视了片刻,认真地点头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了

    谢荡气急败坏了,控诉她“你敷衍”

    姜九笙失笑,不逗他了“你换发型了。”

    莫冰闻言,把目光从手机屏幕挪到谢荡头上,靠他一头独领风骚的天然羊毛卷居然不见了

    这还是谢荡吗

    他挠挠后脑勺,轻声嗯了一句,用眼尾瞟了姜九笙一眼,脸上写着大写加粗的表情快来夸我啊,夸我啊

    姜九笙一本正经地评价“你更适合自然羊毛卷。”

    等待夸赞的谢荡“”

    一秒,他的俊脸就黑了。

    丫的,昨天也是她说这个发型好看的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,谢荡不是要给姜九笙巡演伴奏嘛,他就拿了本时尚杂志去问她,哪一套衣服好看。

    姜九笙当时选了一套,谢荡毫不犹豫地定了另外一套,放话说姜九笙的审美不靠谱,她就随他高兴了,然后他们就从西服说到了模特。

    她随口说了句“这个人长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谢荡凑过去,盯着杂志封面的男模,瞅了又瞅,一脸嫌弃“哪里不错”分明很丑,没他白,没他高,没他瘦,还没他手好看。

    她说“发型不错。”

    谢荡瞄了一眼,不就是烫发吗,他烫出来肯定比这个男的好看一万倍。

    然后,他当天晚上就把头发给烫了,留了二十几年的自然羊毛卷,一下通通给捋直了,还搞了个心型刘海,折腾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她倒好,居然不夸好看。

    谢荡气得一把抓坏了造型师精心给他打理过的头发,哼了一声,把姜九笙手里的咖啡抢回去,冷冷瞥了她一眼“你这种不懂审美的人,没有资格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甩甩头,他气冲冲就走了,门被他甩得飞起。

    姜九笙“”

    喜怒无常,是谢荡。

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莫冰犹豫“谢荡他是不是,”话没说完,又收了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