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师傅你偷了令牌?

作品:《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记得我买过这种古玩。”

    一个造型古朴,似铁非铁,似石非石头的牌子,静静放在桌上报纸旁,乍一看和古董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王文很确定没有买过这种古玩。

    每个人总有一些爱好,王文爱好就是神话、小说,以及热衷于收集稀奇古怪的古玩,觉得这些古玩指不定涉及超凡。

    王文面色古怪,朝家里四周扫了眼,拿起放在客厅旁的高尔夫球杆。

    “我家进小偷了?”

    将家里反反复复检查,能藏人的地方里里外外检查一遍,又查了自己丢没丢失物品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都没丢,更没有藏人,也没有被翻箱倒柜痕迹,不像是家里进了贼。

    “啥情况,闹鬼了?”

    王文放下高尔夫球杆,看向客厅桌上牌子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学霸,还是一个教授,其记忆力不差,他确定这牌子是莫名其妙就放在桌上,因为桌上东西是他昨晚研究超凡事件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不可能记不住,清楚记得桌上就报纸、超凡资料、笔、杯子这些。

    他拿起牌子翻来翻去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有点像古代令牌,是谁把这个牌子放我家里,这又是什么材质?没见过啊,明天找找秦教授看看牌子这是什么材质。”

    检查牌子没有什么危险威胁,王文没打算把牌子给扔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留了个心眼,连夜给家里安装了小型监视器,看看是否真有人恶作剧给他留个牌子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同一时间里世界各地都有人家里多了块牌子。

    那牌子与其牌子相同。

    而出现牌子的人,毫无规律,有男有女,有外国的,也有华国的,有宅男,也有社畜,也有社会精英,范围之广,让人找不到头绪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并非人人都像王文那么心大,心思缜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英国。

    正值下班高峰期,米威尔乘着公司大楼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滴~

    打开汽车锁,米威尔把公文包往副驾驶做一丢,正准备挂挡开车回家,却在这是瞧见自动挡位置后方放着一块牌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米威尔拿起牌子,自己啥时候放了个牌子在这里?

    “恶作剧?还是我什么时候买的吗?还是哪个家伙的小孩放我这里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想不出所以然,米威尔看了看牌子,打开车窗,把牌子丢入车库旁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这种来路不明,又没朋友问他要的东西,他决定丢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地球发生着牌子事件,诸天世间,各个世界都有着牌子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异界。

    天宏大界。

    白元仙君带着张浩回到自己洞府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没回来,怪想念自己这个杂乱老窝。

    “徒儿,这次陈家古族、天神殿、灵行山、神冥门被灭,你的仇家想来也会忌惮你,但你行事万不可因此过于嚣张,或者放松警惕,这种时候对你图谋不轨的人最是喜欢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当日你斩陈玄,众目睽睽,不好说有没有谁发现你至宝,万万要小心,为师准备闭关一段时间,疗疗伤。”

    白元仙君走入洞府。

    张浩目露担忧:“闭关?师傅,你的伤没事吧,要不要我去帮你找来疗伤圣药。”

    白元仙君扶着胡须,欣慰含笑:

    “我没事,说是闭关疗伤,实则也算是闭关悟道,这次被陈老祖三人围攻受重伤濒临死亡、后续围剿陈家古族与神冥魔尊战斗,颇有些明悟。

    我打算闭关好好明悟。”

    张浩闻言,松了一口气,走到由五千年仙木制成的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以五千年仙木当椅子坐,也只有白元仙君这等层次的仙魔能做到如此阔气,壕无人性:

    “师傅,你说话大喘气差点没给我吓死,嗯?我曹!师傅,你这里怎么有令牌!!”

    张浩目光随意撇过桌上,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高向宏曾经拿出过逝去唯一赠送给群成员的令牌给张浩看过,桌上两块令牌那逝去唯一送的令牌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傅……你不会偷了别人家令牌吧。”

    令牌是逝去唯一送的,张浩可不相信师傅能弄来令牌,而现在令牌出现在师傅洞府,且师傅刚才就经过桌旁,难免怀疑是不是师傅偷了高向宏他们令牌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白元仙君拍了下张浩脑子,吹胡子瞪眼:

    “你当你师傅我是什么呢,我怎么可能会偷仙尊兄他们的令牌,他们是你和我的恩人,于我有大恩,我疯了吗我去做这种缺德事,我还怀疑是不是徒儿你偷的。”

    他比张浩更纳闷,要不是急着闭关他都没注意到桌上令牌。

    现在瞧见令牌,白元仙君懵逼,差点怀疑是不是徒弟偷令牌栽赃自己,不过最终没有怀疑,只是嘴上说说,就跟张浩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是师傅你偷的,更不可能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徒儿,你碰过桌上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师傅你碰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两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没碰过桌上,也就是说回来时候令牌就在桌上?

    难不成是高向宏他们送我们令牌?可也不用瞧瞧送吧,而且不太可能送这么贵重礼物,又不是我们有恩于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去问问鬼老头这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异界。

    玄命诸天。

    江永昌在一次遗迹里得到至宝,受到贪婪者窥视,追杀的到处逃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他逃到了一处无人深山的一个山洞里,探索山洞有没有危险时候,却是瞧见山洞里竟是一个仙魔前辈坐化地。

    而在前辈尸骨前,放着一块牌子。

    如果张浩在这里一定能认出,这牌子与逝去唯一送给高向宏他们的牌子相同。

    “无名仙魔前辈留下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,留着先。”

    江永昌想了想,反正自己都怀璧其罪了,不介意在多一个神秘宝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日本东京,荒川区,公寓。

    上川尊拿出小本本,在上面打了一个勾。

    上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名字。

    忽然上面一个名字闪烁了一下,然后很快墨迹变淡,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上川尊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给你们机会,可惜你不懂得珍惜,若是珍惜,未来成就神魔那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人还有很多,上川尊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