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白蛇渡劫

作品:《天师灵狐传

    地狱里死一般的沉静,酆都大帝带领神荼郁垒、十殿阎君,还有地府的一大批鬼卒鬼将,对着石化的陈阳和灵狐深深地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“陈阳为了封印情天恨海,保三界十万年的平安而化身石像,值得我们拜他。”酆都大帝沉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红玉走到陈阳的石像跟前,眼含热泪的拂抹着陈阳的石像,轻轻的说道“陈阳,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吧,我会经常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红玉对陈阳还是有些感情的,陈阳进入地府,第一次找的就是红玉,第二次为了偷回楚吴的眼泪,让她神魂归位,找的也是红玉,是红玉从孟婆神熬制孟婆汤的地方把楚吴的眼泪给偷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我们就别在打挠他了。”孟婆泪眼婆娑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的身份和现在的结果,孟婆神一直都知道,有几次想要把结果告诉陈阳,等没有张开口,所以心中有种负罪的感觉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在陈阳、灵狐和情天恨海的石像周边布下了一道结界,说道“十万年,弹指一挥间,很快就会过去,到时,陈阳就能成为真正的神尊了”

    黑暗的地狱里,只剩下了三尊石像,没有一点的生机,陈阳石像的眼中流出了一滴眼泪,看了最后一眼身边石化的灵狐,神魂具失,变成了一尊没有生气的石像,永远的镇守在了地狱最深处。

    麒麟战队东区的驻地,一座坐落在山谷中的神秘高楼里,从地狱里带走龙小羽的那个道士,正坐在屋内的正中央,用一双睿智的眼神看了一遍两边落座的人,让屋内的人感觉到一股强烈地压抑。

    “封印情天恨海的事情已经结束,事实已经形成,有些事情不是人力和我们的能力所能改变的,所以,龙小羽,你要接受现实,下面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我们去做,一定要从痛苦中及早地走出来。”道士望着清醒过来,却没有一点精神的龙小羽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请放心,我会照顾好龙小羽的,一定让她从痛苦中走出来。”徐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极道长,我也会跟在小羽丫头的身边,直到她从陈阳的阴影中走出来,能独自执行任务了,我再离开。”老叫花子说道。

    无极道长又看了一眼龙小羽,说道“有消息传过来,黑魔教听说了地府的动荡,他们已经派人潜入东岳山,想驯服那些逃出地府的阴魂借机闹事,所以我们要赶往中岳山地区阻滞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安排人员进行严密的监视,一旦发现他们的踪影,立刻击杀他们。”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叫铁东杰,是麒麟战队东区的队长。他的大本营就在中岳山的大山之中。

    “东杰,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就让叫花子和徐队长留在这里帮你,一定不要大意,他们的灵力都是很强的人。”无极道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我一定与前辈商量,不打无把握之战。”铁东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要照顾好龙小羽,她的灵力都在你们之上,而且能够自由进出地府的鬼门关,而且与地府的红玉有联系,只是现在她还没有从痛苦中走出来。”无极道长说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子笑道“无极道长,你就放心吧,万事有我,不会出什么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无极道长还想要说什么,终究没有说出来,化为一道残影,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“无极道长的修行已经达到了超神入化,我这辈子也达不到他的这种修为了。”铁东杰心有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麒麟战队的精神支柱,没有了无极道长,麒麟战队的力量就会大幅下降”老叫花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极道长、碧云天和你,都是麒麟战队的精神支柱。”徐娘说道。

    碧云天乃是强烈战队排名第二的高手,在老叫花子之上。

    “徐队长,你和龙小羽就在这里好好的住下,直到龙小羽完全康复再出去,我和前辈一起出去安排人手对付黑魔教。”铁东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,有我陪着小羽就行了。”徐娘看了一眼神情恍惚的龙小羽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徐娘的心里很不好受,她对陈阳也很有好感,那么高的灵力,麒麟战队正是用人之际,要是能够加入麒麟战队,那该多好,没想到为了什么天劫难逃,而被石化。

    把一对情真意切的年轻人活活拆散,徐娘看着伤心欲绝的龙小羽,终于有些明白彼岸花的叶妖和花妖为何要与天庭抗争了,那就是爱情的力量。

    东岳山的群山之中,黑魔教的人马已经潜了进来,疯狂的利用灵器收服那些从地府跑出来的阴魂。与麒麟战队的精英发生了好几场遭遇战,双方皆有死伤,刚刚稳定下来的三界又充满了新的不安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天门外早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,一片片祥云悠闲的飘来飘去,与几天前的血流成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守门的天兵天将个个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天庭的大殿里,天君威严的端坐在宝座上,下面两边站满了各路神尊,大殿内霞光缭绕,香气温馨。

    “陈阳已经石化镇住了情天恨海,只是没想到那只被陈阳救下躲避雷劫的灵狐也与他一起石化了。”老君面露不忍之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阳自从得到了灵力,就一路遭受各种磨难,最终走上了一条石化之路,说到底也是一条修行之路,十万年后,他不就修成真的神尊了吗”天君看到老君又不忍之色,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君所言及是,这也是陈阳的造化,不吃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。”老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真的有点不近人情了虽说十万年弹指一挥间,但在人世间是多么漫长的岁月,就是无尽的岁月。”天君似乎被老君的神色所感染,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天君还有别的考虑”老君仰望天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,不知妥否”天君笑道。

    天门外,走出天庭大殿的老君屹立在天门俯瞰下界,一直看到了地狱之中的三具石像,又在人间搜寻了半天,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离龙山不远的小山村里的一户人家,在一个雷电轰鸣、风雨交加的夜晚,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儿,两个胎儿的哭喊声响彻大地,直冲云霄,片刻消失在了风雨之中。

    “天生异象天生异象”无极道长望着漆黑如墨。电闪雷鸣的夜晚说道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龙山旁边的汉风高档小区工地上,刚挖好的地基里面被瓢泼的大雨灌得满满的,一条水桶粗细的白色蟒蛇从水中游了出来,吐出长长的红信子,在感知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小白下这么大的雨,你跑到水里干什么去,就不怕天上的雷电击中了你”胡氏地产的总经理胡红影手拿电灯,射出一道白光照在那条白色蟒蛇身上,喊道。

    刚一听到雷声,蟒蛇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,让胡红影非常的担心。

    胡红影话音刚落,一道闪电击在蟒蛇身上,把它的身上击掉一大块皮肉,紧接着天空中传来轰隆隆的雷声。

    “渡劫难道蟒蛇在渡劫”胡红影心中猛地一惊,想到了那次在龙山山顶祭拜老君像时,发生的一幕现象。

    当时她与胡氏地产的副总一起来到龙山山顶祭拜老君像,准备给老君重塑金身,正在祭拜之时,天空突然黑云密布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把一直红狐狸惊得从老君庙里窜了出来,眼看就要扑在她的身上,被一个叫陈阳的工人给挡住,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只是陈阳被一道雷电击晕了过去,红狐狸也被一个伙夫给抓住,想要把它给炖肉吃。

    苏醒过来的陈阳,手中多了一条锁魂链,从此成了捉妖擒怪的高手,帮助自己从华商集团的手中夺回了胡氏地产,然后不知去向,据说是去了大漠和天山找什么金雪莲花恢复灵力,封印情天恨海。

    胡红影听到后只当是笑话,没想到确实真的,为了封印情天恨海,陈阳和灵狐双双化成了石像,永远被封在了地狱最深处。难道小白也要像红狐狸那样在渡劫

    风雨越来越急,雷电不断,小白全身被雷电击的皮开肉绽,没有一点完好之处,奄奄一息的漂浮在了水中。

    胡红影不顾一切的冲进暴雨之中,跑到水边伸手抓住蟒蛇的身子,用劲的想把它拉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总经理,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赶紧回到屋里去吧”胡红影身边的十几个保镖随着她冲进暴雨之中,一起帮着胡红影抓住蟒蛇,想把它拖回屋里。

    但五六米长、水桶粗细的蟒蛇手几千斤中,不是几个人能拖动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去叫铲车过来,把小白拖进来。你们想要它死在水中吗要是小白死了,你们都要受到处分”胡红影看着这些保镖,不去想办法救小白,一味的劝自己回去,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白是胡家养的护宅之宝,在胡氏地产最艰难的时候,抱住了她和父亲,与陈阳一起救下了胡氏地产,胡红影对它的感情很深。    。

    苍穹踏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