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二进鬼门关(一)

作品:《天师灵狐传

    “上神就是我女儿的再生父母,从今往后上神的事就是我的事,只要上神一声吩咐,天吴定当全力以赴”天吴激动地哭出了声,八张脸上流出十几道泪水,天吴哽咽的说道。伏魔府 fuofu

    陈阳听出了这是天吴的肺腑之言,说道“你不是说还得把她在地府孟婆处的眼泪给要回来吗”

    天吴说道“正是,只是看到上神这般辛苦,我都不好意思再打扰上神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倒是率性耿直,说道“上古神不用客气,能为你做点事是我的荣幸,不辛苦,我这就去地府找孟婆去。”

    天吴用十几只冷冷的眼神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上神陈阳,这态度变化也太快了吧

    天吴哪里知道陈阳的所思所想,陈阳正想着那颗避火神丹呢自己有避水神珠,才可以在水中来去自由;刚才差点被毕方喷的的火给烧死,要是再有颗避火神丹,那不就是可赴汤蹈火都不怕了吗

    “我还驮着你去,这里离鬼门关不是太远。”天吴说道。

    说走就走,陈阳做事从不拖拖拉拉的,何况这是利人利己的大好事。

    “死鸟,你还跟着吧要是谁想对我不利,你就飞上去蛰它一下”陈阳与钦原进了一趟地狱之门,对这只傻鸟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多谢上神的信任,上神只要使个眼色,我就知道蛰谁了”钦原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能力被人认可,是谁都很高兴,何况一只神鸟

    东岳山下的鬼门关前,突然降下一只人面虎身、八首八足的天吴,让把门的十八鬼王大吃一惊,这不是天庭的前大管家天吴神吗,怎么突然降临在鬼门关前。

    等到看清他身上坐着的年轻人陈阳时,才是真的惊恐万分,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祸害怎么又来了

    陈阳跳下虎身,来到鬼门关前,十八鬼王如临大敌的手持鬼头大刀,警惕着陈阳的一举一动,只要陈阳有一点异动,就随即出手拦截。

    陈阳平静的走到鬼门关门口,对着十八鬼王说道“开门,我要进去查看情天恨海的情况”

    十八鬼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鬼门关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上神自己进去吧,千万要小心情天恨海,听说叶妖就要出来了,它们很快就要合为一体了。”天吴不失时机的来了一句,更加证实了陈阳是来查看情天恨海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一会,我看看就出来,一会你驼我直接去天山。”陈阳明白天吴给自己长劲,陈阳也托大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上古神,前天庭大管家都成了这祸害的坐骑,十八鬼王那里还敢阻拦,眼睁睁的看着陈阳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鬼门关,他的肩膀上还蹲着一只神鸟,那只专门蜇人的钦原,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直转,等待着陈阳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上神就是牛还说地府不是你开的,我看你比十殿阎君还当家,你看十八鬼王都对你唯唯诺诺的。”钦原的马屁拍的很是时候。

    陈阳笑笑没有说话,他正四下里瞅着鬼门关里的路呢,上次有孟婆领着,不用到处乱找,现在自己两眼一抹黑不知往那条路上走。

    “上神要是不知道路,可别乱走,这里到处是阴沟,别掉到沟里去在阴沟里翻了船。”钦原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,不会说话就别吱声”陈阳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好意提醒上神,没有别的意思”钦原赶紧解释道。

    陈阳掏出那条细小的锁魂链来,在手中抖动的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“上神,我闭上嘴不说话就是了,你不用拿条铁链子把我捆上吧”这上神怎么说变脸就变脸,刚才还好好的,不就多说了一句话吗,也用不着拿条铁链子锁人。

    钦原正害怕着把他给捆上,就见头戴高帽一身白衣的白无常出现在陈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上神,你怎么又回来了”白无常看见陈阳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你了,回来看看你”陈阳一脸灿烂的笑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上神尽管安排,您这么说,我有点受宠若惊”白无常说道。

    这上神又玩的哪一套,从来没见他这么客气过一客气怕是没有好事

    “带我去找孟婆。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神跟我走”白无常说道。白无常放下心来,上神是不知道路,让我带路来了,您早说呀让我提心吊胆了半天。

    钦原也平静了下来,闹了半天这铁链子不是用来困自己的,是用来召唤白无常的。

    “上神,白无常的锁魂链怎么在你的手里”钦原忘了让他闭嘴的事了,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鸟,你是不是不想离开地府了”白无常哭丧棒一抖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鸟”这个名字是陈阳上神的专属用语,一个拿人魂魄的地府小鬼差也敢叫,这让钦原很是恼怒,但碍于是陈阳上神叫来带路的,只得隐忍不发,狠狠地用鸟眼瞪了白无常几下。

    “上神找孟婆神有事”白无常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,找她要碗孟婆汤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神,你好好的找她拿你的孟婆汤干啥”白无常满脸的不解,哪有活着的人来喝自己的孟婆汤的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孟婆汤。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白无常恍然大悟的说道“我还以为上神拿你自己的孟婆汤呢”

    陈阳一愣,停下脚步问道“也有我的孟婆汤”

    白无常笑道“只要是生死轮回之人,都有一碗孟婆汤,但现你的在还是半成品。”

    “半成品什么意思”陈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孟婆汤是在人死后魂归地府,过奈河桥时喝的,只有那时的孟婆汤才是自己一生的眼泪熬制的。”白无常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一生都不掉一滴眼泪的人呢拿什么熬制孟婆汤”陈阳问道。

    白无常被陈阳问的愣了半天,说道“没听说过一生不流眼泪的人哪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流眼泪”钦原歪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吗”白无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哪那么多的废话”

    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红的鲜艳欲滴,让人看见有种血淋淋的感觉,上空的怨气如浓雾一样翻滚,还在不停地往中间集聚,阵阵哀嚎、声声凄厉。

    “陈阳,你的功力恢复了是来封印我的吗”集聚的彼岸花中传出来花妖的质问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急吧,该封印你时自会封印你”陈阳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敢不敢进来,我们聊聊”花妖诱惑的声音再起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敢不敢的,想进去就去,不想进去就不进去”陈阳凝神聚力不让花妖的声音诱惑自己,声音沉稳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