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(九)

作品:《天师灵狐传

    黄鼬山,说是山,其实是西北的一座土丘,是平原与黄土高原的过度带,山不高,但连绵起伏一个接着一个,一眼望不到边。读字阁 duzi

    现在的黄鼬山被大雪覆盖,要不是土丘上的秃树和大家的指认,根本不会把它当作一座山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小庙前,已是满身大汗,但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。小庙也成了白色的,连个门也没有,这庙实在太小了,大家进到屋里,就把一座小庙塞满了。

    陈阳看遍了不大的小庙里,也没看见陈老大所说的黄大仙的塑像,一张残破的供桌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没等陈阳问,陈老大及其他人就议论开了“黄大仙的塑像早几日还有,才过了两天怎么没有了呢没听说给它重塑呀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这里最近的村庄有多远要是近就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最近的都在十几里,都差不多。现在风雪这么大,也没法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进到山里看看去”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看看也行,只是不能走的太远,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,大家不要惊慌乱跑,以免出现意外。”

    众人知道陈阳金光符的厉害,异口同声的说道“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我对这里的路熟悉,我在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寒风呼啸,大雪纷飞,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几人踏着没膝的积雪,艰难的向着山里面走去,山势越来越陡,路愈发的难走,才走出不足一公里,都累得直喘。

    已经能看到单个或者几只一起在雪地里寻食和嬉闹的黄鼠狼,看见人来了竟然盯着看了一会,也不跑,被人一喊才慢慢的退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黄鼠狼这么大胆,见了人都不跑。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黄鼠狼经常见人,又受到人们的供奉,自然是比别处的胆大。”陈老大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休息一下吧实在是走不动了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看了看前面有一处凹进去的土坡,说道“我们到那个避风地方去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这上面积雪太厚,容易塌方,绝对不能在这样的山洞里避风雨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你说得对,我还是经验少,就听你的在原地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众人在原地有的蹲下,有的直接往雪上一躺,整个人都没在了积雪中,倒躲避了刺骨的寒风。

    陈阳也学他们往雪地上一躺,把身子没在雪中,很快就被飞扬的雪花给盖住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陈阳拂去脸上的积雪,耳边是呼呼地风雪声,但在这声音里,陈阳听到了不同的声音,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,声音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陈阳感觉不对,急忙抬头观看,只见周围一大片黄色正向着他们几个围上来。陈阳揉了揉眼睛,看清楚是不计其数的黄鼠狼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们被黄鼠狼给围起来了”陈阳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但声音被呼啸的风雪声淹没,见陈老大几人没有听见,陈阳忙去拉他们,嘴里连连说道“陈老大,赶紧起来,你看看这么多的黄鼠狼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陈老大听见陈阳的急促喊声,知道出现了情况,从雪中起身看到满眼都是黄鼠狼,还有许多正往这里涌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娘来,咋来自这么多的黄鼬大家快起来往回跑。”陈老大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人被陈老大从雪里拽起来,惊恐地看着密密麻麻的黄鼬。

    “黄鼬山,果然是名不虚传,一会的功夫就聚集了这么多的黄鼬。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嘴里说这话,手中暗自运力,以防这些黄鼬扑过来伤人。

    这些黄鼬就像是有人指挥似得,在陈阳十几米远的地方齐齐的停了下来,个个瞪着两只黑豆似得黑眼珠望着陈阳他们。

    陈阳见这些黄鼠狼有些异常,说道“陈大哥,你们看见没有,这些黄鼠狼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两腿打晃,说话都哆嗦了“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黄鼠狼,就是昨夜也没有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陈阳兄弟,赶紧把你的金光符拿出来都散过去,把他们退去,我们好逃命。”跟来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安慰道“大家不要惊慌,也不要乱跑,就躲在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吓得腿都迈不开步,哪里还能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黄鼬,赶紧退去,饶尔等不死”处对这黄鼠狼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这喝声里慢慢的灵力,从陈阳的声音传出去,惊得这些黄鼠狼纷纷后退,但退了几米就又惊恐的停下来。

    陈阳见黄鼠狼又停了下来,以为自己运的灵力不足,没有震到,就又来了一句,这一句更是增加了不少的灵力,震得人耳膜发疼。

    这次黄鼠狼大面积的后退,一个个你踩我我踩你的,没命的向远处逃跑。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传来,逃跑的黄鼠狼愣了愣又都掉头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雪人尖叫着向陈阳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人捣鬼,在背后操纵这些黄鼠狼。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雪人来到陈阳面前,方才露出一点真容。只见此人是一个邋遢的要饭老人,蓬头烂衣,腰间系着一条草绳,手里拿着一根打狗棍,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还在吆喝着“冲过去、冲过去”

    陈阳看见老头手中拿的是一条烤熟的黄鼠狼,吃的两嘴角冒油,心中一阵恶心,差点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杳无人烟又被大雪封着的黄鼬山,跑出一个啃着黄鼠狼肉的叫花子,还能驱动成群结队不计其数的黄鼠狼,让人望而生畏,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陈阳见状问道“你是何人不怕被黄鼠狼吃了你吗”

    叫花子听了哈哈大笑,指着身边成群结队的黄鼠狼道“你这娃娃难倒眼瞎不成,看不见我吃的是它们,它们怎敢吃我,它们嫌我脏,看你干干净净的,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已经感受到了叫花子身上发出的超强灵力,知道就是他在暗中作祟,笑道“我也不是那么好吃的,不信让它们上来试试”

    叫花子笑道“试试就试试,反正于我有利,吃了你到省的我动手了”

    叫花子咽下口中的一大块黄鼠狼肉,冲着身边的黄鼠狼一声喊叫,那些黄鼠狼就像着了魔一样的向陈阳冲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