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(八)

作品:《天师灵狐传

    陈阳从睡梦中醒来,耳边只听得外面风雪呼呼的刮着,自己的窗前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,手里掂着一个饭盒,正恭敬地看着自己。笔言阁 biyan 更多好看小说

    这下陈阳相信是真的了,陈阳坐起身,说道“你就这么半夜三更的站在我面前,不怕吓着我了”

    “上神什么厉害的鬼魂没见过,再说了,我是来求上神的,怎么会伤害上神,就是想伤害,我也没那个能力。”老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我还真不怕鬼魂,现在我的宝葫芦里还收着一个女厉鬼呢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点心上神当作夜宵吃了吧我得离开了。”老头放下饭盒,消失在了陈阳面前。

    陈阳正想打开饭盒,就听见堂屋方向传来“刺啦、刺啦”的抓门声。同时,在鸡棚里休憩的鸡也凄惨地叫起来,声音惊得几只狗不停地狂吠起来。

    陈阳隔着门缝一看,院内的雪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黑压压一片黄鼠狼,个个眼冒绿光。

    眼看这堂屋的木门就要被黄鼠狼咬烂,屋内的老大和女人吓得不停地喊着“救命”,声音都直了。

    简陋的木门终于被咬开了一个口子,成队的黄鼠狼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尖叫声中,老大想起陈阳给的金光符,就死马当作活马医,掏出金光符扔向冲上来的黄鼠狼。只见金光符发出万道金光,屋内的黄鼠狼一阵惊叫,逃避不及,全死与地上。

    屋外的黄鼠狼听见惨叫声不断,顿时如同炸了营一般,四散逃去。

    整个小村子里顿时鸡飞狗跳,不知来了多少只黄鼠狼在祸害村民。紧接着出现了村民的叫声和喊打声,让这个雪夜变得阴森起来。

    陈阳站在院内没脚深的积雪中,听着外面村民的喊打声和黄鼠狼撕咬鸡的衰鸣声,心中一阵愤怒,这是哪里的妖孽在做怪,怎么会同时出现这么多的黄鼠狼来,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,难道是有意而为。

    “陈阳兄弟,怎么跑来这么多的黄鼠狼”陈家大哥看到陈阳站在院中,装着胆子也走了出来,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黄鼠狼一直这么多吗”陈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我们村西北十里有座小山,名叫黄鼬山,山上满是黄鼠狼,但从来没有这么多一起来祸害一个村子的,我也就打死了两只,它们就如此的报复吗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生前是一个自胡子老头吗”陈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怎么知道”陈家老大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见过他,他给我送的点心还在屋内的桌子上,你看看是你们家的饭盒吗我现在到外面看看去。”陈阳说着,一纵身跃上墙头,看到旁边是个三层楼,灵力一提纵身飞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家老大吓的一屁股坐进雪地上,胆颤心惊地说道“与我父亲刚见过面,还给他送点心,我父亲都埋进坟里了。”

    陈家老大急慌忙跑到东屋里,看到桌上烧给父亲的饭盒,惊出一声冷汗来,暗道“这陈阳兄弟难倒是位神仙不成”

    陈阳在楼顶四处望去,只见整个村子白茫茫一片,家家都亮着灯,到处是手持棍棒、扫帚的村民在追打拉鸡的黄鼠狼,整个村里人喊狗叫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让快到年关的村民们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陈阳两把金光符在手,运足灵力抛向村子的上空,金光符在空中暴烈开来,顿时射出万道金光。那些黄鼠狼沾着金光亡碰着死,机灵的都快速乡村外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村内慢慢的安静了下来,但没多时,村里就传遍了,刚才天空中的杀死大片黄鼠狼的金光,是陈家老大家里请来的一个大仙,据说这大仙刚刚与陈老大仙逝的父亲见过面。

    陈老大的屋内院子里挤满了前来观看大仙的村民。此时的陈阳还在陈老大邻居家的三层楼上观察者村中的情况,见黄鼠狼退去,村民却都涌向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陈阳兄弟,你赶紧下来吧,大家都来看你呢”陈老大冲着三楼上的陈阳喊道。

    村民随着陈老大的目光看去,只见十几米高的楼上,站着一位少年,只见这少年一纵身,从三楼上飞身跃下,稳稳地落到了陈老大的院内。

    村民一阵骚动和惊呼,这哪里是人,分明是神仙下凡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色大亮,村民还没有走完,他们拦住要离开的陈阳,说道“陈大仙,你可千万不能现在就走,要是黄鼠狼再来了我们怎么办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昨晚被金光符杀伤了大半,它们应该不敢再来了。我确实有事,要赶往天山。”

    村民叽叽喳喳的说道“我们带你去黄鼬山,你帮我们把那些黄鼠狼全部杀死,以免后患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黄鼠狼也是生灵,只要不为祸人间,哪有赶尽杀绝的道理。不过去趟黄鼬山也好,到那里看看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陈阳兄弟,不怕你笑话,黄鼬山周围十几里的村民为了不受黄鼠狼的骚扰,在山脚见了一座小庙,里面供着一个黄大仙的塑像,每月初一十五周围的村子乱流去送供品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既然给它门送了供品,为何还要大批的跑来闹事,就因为昨天你们打死了两只黄鼠狼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我父亲有点仙力,在世时也经常打死那些进村偷鸡的黄鼠狼,一直都没有事。没想到,我父亲刚下世,黄鼠狼就进到了他老人家的坟墓里为非作歹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我在坟前睡了半夜也没听到里面有响声,不知那群黄鼠狼是何时进去的”

    陈老大说道“一定是你没到之前进去的,待你到时,他们害怕了一直没动,等到天命了,我们兄妹圆坟时,它们才不得不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陈大哥,你找几个胆大的村民,我们一起去黄鼬山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选了五六个男子,让老婆做了一大锅饭菜,大家吃饱喝足了,带着陈阳向黄鼬山而去。

    大雪一夜未停,西北风呼啸而来,卷起大雪花打在脸上一阵生疼。大雪已经覆盖了所有的道路,大家踏着没膝的积雪,艰难的行走在风雪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