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摸金校尉

作品:《天师灵狐传

    “李湘林你怎么不走?”陈阳见李湘林的魂魄一动不动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叫我呢!”李湘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叫你叫鬼呢?”陈阳说道“现在我们去你家里,帮你把事情做了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行,做好了我就把藏宝贝的地方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我可不是因为宝贝才帮你的。对了你家在什么地方,离这远吗?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不远,就在郊区的一个小区里。”

    陈阳坐上了出租车,看着破破烂烂的出租车,陈阳说道“还是宝马车坐着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还是个行家里手,没听人说过吗,开奔驰,坐宝马。”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我只是说说,你这辆出租车也不错,我连辆自行车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道“你还年轻着呢,只要好好干,面包会有的,牛奶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陈阳笑道“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,就是掉了也砸不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等你拿到了宝贝,不就是砸到你头上了吗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出租车来到了郊外李湘林说的小区。小区是一个八十年代的小区,房屋都很破旧,门卫也形同虚设,陈阳跟着李湘林进去,门口的保安连问也没问一句。

    李湘林来到十号楼四楼的西户门前,说道“这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陈阳看见铁将军把门,说道“我们怎么进去?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钥匙在窗户台的花盆下面,你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阳看见窗台上还真的有一个花盆,叶早已干枯,上面还有几朵干了的花。陈阳挪开花盆,一把钥匙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陈阳拿了钥匙把门打开,屋内顿时一股霉味扑鼻,陈阳挥了挥手,说道“你这屋里多长时间没开门了,都喘不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有段时间了,柜子上的钥匙在桌上我老伴的相框后面。”

    陈阳看到落满灰尘的桌上,一个三十多岁女子的照片,女子长这微胖圆圆的脸蛋,很是漂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女儿吧!哪有你老伴的照片?”陈阳见没有老太婆的照片问道。

    李湘林指着照片说道“她就是我老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老伴!”陈阳望着李湘林,一脸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i style='lor4876ff'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

    友请提示推荐阅读

    i style='lor4876ff'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

    “那是她去世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。”李湘林眼含热泪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默默的拿起照片,翻开后面,还真的夹有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陈阳打开了李湘林说的柜子,翻开里面的东西,真的有一封遗书静静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陈阳拿出遗书,说道“我总不能直接拿着交给警察吧,他们要是问我,我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那怎么办?要不我们去辖区派出所里,你把遗书交给门卫让他交给所长就走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好吧!以后的事情如何就听天由命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来到辖区的派出所里,看到门卫上有人,陈阳说道“这是你们领导要的材料,让我放在门卫上。”

    穿着警服的警察说道“登记一下你的名字,放这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还要登记名字吗?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警察说道“你不登记,我怎么知道是谁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阳心想,这一登记不就暴露了自己的名字,干脆登记李湘林的名字得了。

    陈阳写好李湘林的名字,把登记表递给警察。警察看了一眼又递了过来,说道“填上身份证号和手机号。”

    陈阳傻眼了,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湘林,说道“你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是多少?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着,陈阳写着,忘了就扭头问一下李湘林。

    听得警察浑身起鸡皮疙瘩,说道“你小子发什么神经,填个号码还说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填好了,可以走了吧!”

    警察看了一眼,说道“走吧!”

    陈阳立马一阵风似得跑的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湘林在后面追上来,气喘吁吁的说道“又没人撵你,你跑恁快干啥?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我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你这是做好事不留名,和做贼不沾边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我得赶紧回去了,赵文杰让我在门卫室里等着,说十一点华楠柯带着一个道士去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出都出来了,不用管他们了,我带你寻宝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端谁的碗受谁的管,我还是赶紧回去吧,等过去这一关,我们再去寻宝。”

    i style='lor4876ff'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

    友请提示推荐阅读

    i style='lor4876ff'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离这不远,一会就到,不会耽误事的。要是我被黑白无常带走了,你可得不到这宝贝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黑白无常也得听我的,我不让他带你走,他就不敢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着话,见李湘林的魂魄浑身乱颤,问道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嚣张,敢在我白无常背后说大话,你这鬼魂野鬼见了本神还不束手就擒。”陈阳的身后传来白无常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阳这才明白李湘林为何发抖,转过身来说道“你连锁魂链都保不住,还敢大言不惭的自称神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看是陈阳,立刻换了一张脸,满脸堆笑的说道“原来是陈阳上神,我正找你呢,没想到在这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见白无常称陈阳为上神,顿时放心了,看来这陈阳果然不是凡人,连白无常见了都赔笑脸。

    陈阳问道“你找我干啥?”

    白无常见李湘林在这里,说道“几天不见,我不是想你了吗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李湘林的魂魄你晚带走两天,他正说要带我去寻宝呢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说道“上神说什么时候带走就什么时候带走。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那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现在总可以说是什么宝贝了吧!”

    李湘林说道“宝贝在一座古墓里,是一件上古神器。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古墓里,你这不是带我去盗墓吗,我不去,宝贝我也不要了,你跟白无常转世投胎去吧!”

    白无常听说有宝贝,心里欢喜,自己的锁魂链被陈阳给收了,正想着再寻件宝贝,说道“先去看看,陈阳上神不喜欢,可以送给我吗!”

    陈阳说道“那我们就去看看,到底是什么神器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问道“是谁人的墓穴?”

    “是古代的一座墓,不只是何人的。”李湘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让我犯罪吗?对了,你怎么知道这么隐蔽的事情的,你到底是干啥的?”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摸金校尉,你帮了他半天,难道不知道他是干啥的?”白无常说道。

    “摸金校尉是干什么的?”陈阳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无常一脸茫然的望着被老君选中的降魔之人,心中无限感慨,这个陈阳也太天真了吧!div